环形结构,她的巡回只是因为爱

作者:娱乐明星

两点让这故事不停的演绎:1.她想回家 2.她想救儿子 这2点归根结底还是一点她想救儿子。影片的大部分是游轮上想回家所做的滚石头般的努力。编剧把情节点分几次一次次的往影片的开始部分扣回,逐渐引回影片开始的几分钟。乍一看感觉替主角心慌,仔细想想如果时间是线性的话,就算她再回去游轮,那几个伙伴也未必还在,就算他们还在,暴雨也未必会有,就算有,也未必会船破,就算船破也未必会上游轮,所以一环扣一环要得意实现,需要各个时机都恰到好处。编剧的根本思路仍是建置目的,阻止目的的实现,实现一个目的后引出另一个目的再循环下去。

严重剧透。不过想想2009年的了,就算剧透也不前方高能了,问题不大。

影片前二十分钟的剧情很离奇,杰西的各种语言行为让人摸不着头脑。 后来,她们五人登上了游轮(主线的第①次),游轮上同伴的离奇死亡让杰西很恐惧…… 在同伴都死光后她又看到自己和同伴共五个人登上了游轮(主线第②次),这时她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轮回,她想救同伴逃出却发现无济于补。她与黑衣人(主线前就登上游轮的自己)格斗中黑衣人告诉她要杀光其他人才能见到回家儿子,她还是把黑衣人弄下了海,她又看到五人登船的画面(主线第③次),她变得绝望又充满希望,她知道了要想逃走就要杀光其他人。就这样她成为了黑衣人(主线登上甲板的她),她在杀同伴的时候发现这种轮回已经进行了无数次,因为甲板上堆满了同一个人的尸体。她要杀死再次登船的同伴,可她却被后来(主线你④次)登船的自己弄入海中后成功逃离游轮。

根据豆瓣评分,刚不久下载看了这个电影,虽然是2009年的,但现在来看,还是不错的。

可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??

神话故事结构:

回家后她又看到了自己虐打儿子的一幕,她杀了过去的自己想要带儿子逃离,路上出了车祸,她的儿子死了。她到码头后却发现这又是一个轮回,男主邀请她登船的时候她犹豫了,她登船的话同伴必死无疑,不登船的话她就要接受儿子的死亡。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她选择了继续登船,又进入了影片开始前的一幕。她只为了在经历这么多轮回之后能回家再看儿子一眼,再拥抱他一次…… 这时片头的情景也让人开始在回味中恍然大悟。

图片 1

轮回是她自己所选择的,这种选择的动力就是人心深处那自私的爱,宁可牺牲伴侣,朋友,陌生人的生命,也要再回到轮回的开始见一次儿子。这种选择不能用主观的对与错来评判,因为她的轮回只是因为爱。

编剧故事结构: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-荒草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图片 2

编成故事需要回答的问题:

Q: 神话故事对西西弗斯推石头是一种强制性的惩罚,结合到小说故事,如何不通过强制性方式,实现主角J始终充满推石头的决心和斗志?

A: 回到儿子身边。(如果我没记错,在游轮里,任何一个女主J都没有说我儿子出车祸了,我要去救他,让他重生,只说了:我要回到我儿子身边!)

Q: 神话故事强行设定石头到了山顶,西西弗斯只能眼睁睁看着石头滚下,结合到小说故事,如何采用更接地气的方式?

A: 设置主角认为能回到儿子身边的场景(帆船&车);主角必须失忆。

Q: 如何吸引读者&观众?

A: 杀人。

于是结构发展成为如下:

图片 3

结构已经制定好,接下来设置故事梗概:

主要梗概:

1) 主角J发生车祸,儿子遇难;

2) 循环一: 内容有游轮,遇难小帆船,人物,杀人

3) 循环二: 内容有游轮,被打下游轮的主角J,家,儿子,车(车祸)

梗概中的设置和回避:

大设置:

游轮规则:游轮上,只要一个团体死完(包括女主J)或离开游轮(相当于死亡),就出现一群新团体;只要新团体出现,里面就有一个新的J,这个J可以是神力凭空创造的,也可以是上一轮碰巧被打下游轮的J,经过回家,车祸,出海,刚好循环到这个时间点的。

女主光环:女主跟别人在一起时,只能在别人所处的时空,而独处时,可以穿透空间看到自己作用过的东西的累积。

女主选择性失忆。

大回避:

回避起因,直接进入循环。很简单,游轮上必须要有两个以上主角J才可以把游轮杀人故事演绎的Amazing。

一定要讲起因也很简单,就是一行人上了游轮,既无人施救又不能操作游轮,最后除主角外全部饿死或相争而死,那第一个J就逐渐产生了人死=人活的概念,然后进入杀人故事。只是如果讲起因,一是要对主角进行BUG设定——别人死她就是不死;二是讲起因会严重破坏故事的连续性,分散观众的注意力;三是这个部分不如直接进入循环精彩,电影又有时长限制,导演都不知道该怎么剪,不如直接不要。

主要梗概定好,就接着在里面添入内容:

主角J发生车祸,和儿子双双遇难

时间,地点,人物,原因——这个场景比较简单,描述了从第一次到N次的基本重复的故事,除了第一次不用在家里杀人以外。

循环一: 内容有游轮,遇难小帆船,人物,杀人

起因:大家约好出船,神秘遇难,发现游轮,登船

经过:开始杀人故事

杀人故事开展的前提:必须一个人先死,除J们外

强制设定:男V,他无论如何都逃避不了,被J无心推到船壁,然后钉子刺入后脑,最终不治而亡的命运

循环二:内容有游轮,被打下游轮的主角J,家,儿子,车(车祸)

起因:被打下游轮,奇迹存活,赶回家

经过:打死家里的J,带着儿子上车,又遇车祸。

形成循环的外在力量:

神力。这个没法避免,没有神力,哪来的神秘遇难,哪来的游轮,哪来的一拨拨死不完的新团体,哪来的失忆。

形成循环的内在力量:

选择性失忆。

很有意思的选择性失忆,看到关键的东西(小帆船,游轮)有印象,但完全又想不起来;其他的东西,比如认得回家的路,认得钥匙,知道自己有个儿子(但儿子在哪里,是死是活,又不记得)(心疼编剧30秒)

失忆点放在上了driver的车之后,在车上睡着那个时间段。

因为,司机告诉她你到目的地了,下车后,其实她完全不知道来港口干嘛,这时V走过来跟她说快去啊,都等你呢,你儿子呢?她的反应是:我们认识?G是谁?G在哪里?我儿子…在上学吧。

所以,从这个时间点切断,无论是刚走进港口的女主,还是神力为了配合游船杀人产生的新团体中的女主,都没有出车祸这个记忆的。沿着出车祸时间倒退,女主把家里的J杀死的记忆也是没有的,女主从游轮被打下的记忆也是没有,女主掉下游轮前杀人的记忆是没有的,女主和朋友出船遇难的记忆,依旧是没有的!

但是G问她是不是不舒服,要不要出海,她就偏偏鬼使神差,凭着对小帆船有印象,一皱眉的感觉,说:去吧。其实按照对她选择性失忆的设定,她可以回家的啊,BUG。(当然上出租车回家,导演就满脸黑线了)

有了循环,如何演绎神话故事的情节

循环一:西西弗斯推石头=女主杀人来船

女主J认为,唯一能回到儿子身边的办法就是:利用遇难的小帆船。(影片中对应点,黑衣女主J杀人时,说了一句:对不起,为了我的儿子;以及跟V说我们回到小帆船去,再去想办法回去)当然,这个设置是很无力的,如果小帆船还能回去,别人也就不用求救了。只能说,面对无法操控的游轮和必须在游轮上杀人相比,女主J认为还是回到遇难的小帆船更好。那,新的小帆船怎么来?推石头=杀人来船。

然而,这些尝试都是失望的。尝试一:自己上小帆船,影片中对应点,女主跑到游船中部,看到遇难小帆船越来越远;尝试二:试图说服V,但她无法说服V,而且根据剧情设定,她每次都这个时候把V给整死了。这下好了,死一个意味着全得干死,接着推石头吧。

循环二:西西弗斯推石头=女主杀bad mom维护儿子

从游轮被打下水的J,奇迹存活,赶紧回家,要做的事情是什么,女主想了想,对!就是你所想的,保护好儿子,要么不出门,要么开车远离,反正不要上小帆船和游轮。

但是,如何让女主J把石头推起来呢?就一定要让女主J把车开起来。而且,往哪里开?港口。

首先解决把车开起来的问题。一开始就进入了设定:家里有一个J(bad mom)存在!把家里的J干死,儿子当面看着。(即使家里的J对儿子很好,也是要被干死的,很显然,两个妈同时出现,儿子没病都给整出病来,而家里这J又会带儿子去港口)

然后把干死的J装入后备箱,开车带儿子离开(注意,这里说的是开车带儿子离开,是为了离开犯罪现场,是为了让儿子远离目睹杀人的恐惧,是为了找个地方抛尸)。这就是让女主把车开起来的理由。

接下来解决往哪里开的问题。为什么一定要往港口那边开,去赴约?NO!谁TM杀了人,带着恐惧的小孩,尸体还没抛,还有心情出海玩?她是去找男主G帮忙,G是她唯一信的过的人。从车祸后,driver问她去哪里的时候,她说了去港口,这里也印证在出事时,她的第一反应是向G寻求帮忙和慰藉。

然额,最终还是遇上车祸,眼睁睁看着石头滚下去。、

如何对女主J们进行分类:

从J“活”的长度分:

1) 走完全程的J

从进入港口开始(进入前已被消除记忆)——上小帆船——遇难——上游轮——第一阶段把杀手级J干进海里——第二阶段一边救人一边绝望——第三阶段升级为杀手级J——被新来的J干进海里——上岸回家——干死家里的J——带孩子出逃——车祸——消除记忆——再进港口

2) 神力召唤的登船新J

根据游轮杀人规则,人死完就得有新的团体出现,上面说的走完全程的J,如果人死完了上一个J还没进港口咋整?那就神力创造呗。

这个神力召唤的登船J,应有进港口开始到小帆船遇难的记忆,但不一定有这个经历。

3) 神力召唤的家里的J

这个J也是神力创造的,这个J“活”的最短,被回家的J干死了。

从游船上的J种类分:

女主J,在游轮上,是一个练级的过程:

最先登船的,刚被踹下海的:J6——黑衣,杀手级;

其后登船的:J5——白色体恤,但马上要转黑,转黑后先穿深灰色毛衣,再穿黑衣带面罩;

其后登船的:J4——深灰色毛衣,养成级;

其后登船的:J3——深灰色毛衣,菜鸟级(这个J3是剧中第一次走进港口的那个女主,即镜头最多的那个女主)

其后登船,还未出现的:J2——深灰色毛衣,无级别(等待J5杀光人被J3踹进海里后,才可以出现)

其后登船,还未出现的:J1——深灰色毛衣,无级别(等待J4杀光人被J2踹进海里后,才可以出现)

游船杀人过程,镜头交错补足:

剧中,在游轮上死掉的是J3,J2和J1带上游轮的人(以下内容繁杂,建议看加粗的,加粗的是J3的事件,是主要人物)

先看J3带的人V3,G3,S3,D3发生的事件(其中有些镜头并没有展现,而是通过后面镜头补上的)

V3事件:

进入大厅,J3听到异动,V3随即单独查看,走到船舷,J4找到V3,J4要V3带大家去小帆船要救大家,V3不相信,推搡中失手给了V3致命伤。随后进入大厅,误以为J3是J4,锁喉,毙命。

G3事件:

进入大厅,然后同J3查看,看到房间镜子上的去剧院,随即往剧院,途中与J3吵嘴分开,独自去剧院,身后J5尾随,至剧院小阳台,被枪杀跌入剧院。

S3和D3事件:

进入大厅,J5通知两人去剧院,两人剧院看到G3被杀落地,随即见到J3进来,J5继续开枪打死两人,J3逃脱。

J3事件:

先是被V3误认为J4,遭V3锁喉。后剧院逃脱,又遇J5,一顿搏斗,终将J5踹入海里。

J4事件:

说服V3未果,给了V3致命伤,后躲藏,有可能去了储物间,留下了字条,看到了项链,枪拿起来又放下,最后在船顶看到J3把J5踹进大海,随即看到J2团队求救。

J5事件:

看见J4把J6踹进大海,看到J3带队求救,去游轮船头查看小帆船,希望能上小帆船但没成功,看到J4把V3弄伤,升级为杀手级J,在房间的镜子上写了去剧院的字,枪杀了G3,D3,S3,抛尸了V3。后追杀J3,被J3踹进大海。

J6事件:

一开始就被J4踹进了大海。

再看J2带的人V2,G2,S2,D2发生的事件(其中有些镜头并没有展现,而是通过后面补上的)

V2事件:

进入大厅,J2听到异动,V2随即单独查看,走到船舷,J3找到V2,J3要V2带大家去小帆船要救大家,V2不相信,推搡中失手给了V2致命伤。

G2事件:

进入大厅,然后同J2查看,看到房间镜子上的去剧院,随即往剧院,途中与J2吵嘴分开,独自去剧院,身后J4尾随,至剧院小阳台,被枪杀跌入剧院。

S2和D2事件:

进入大厅,J4通知两人去剧院,两人剧院看到G2被杀落地,随即见到J3拿枪进来,J4继续开枪结果未中,三人都逃脱。在走廊,J3要去找受伤的V2,把枪给了D2。J4诱骗D2和D3,J3走廊呼喊未果,两人被骗至房间,D2遭割喉,后在镜子留下血迹说是洁西干的,S2遭插刀,后往船顶逃跑,其间路过话筒呼救,J3跟随欲救S2,最终S2死于船顶。

J3事件:

说服V2未果,失手给了V2致命伤,神情慌乱间进入储物间,写了字条,又发现项链,突然发现V2若死,J4必升级为杀手级J大开杀戒,救同伴要紧,于是直接操枪入大厅。大厅门口遇见走进来半死不活的V2,以及J2也在,J3试图解释,但J2慌乱而逃,J3没开枪。随即想起剧院要出事,拿枪赶到时,G2已死。与J4火拼,打伤J4头部,后D2与S2被J4刀杀时赶去救人,跟随S2到屋顶,看到很多S2的尸体,又看到J2把J4踹进海里,此时S2已死,游轮下响起求救声(J1团体登场)

J4事件:

看见J3把J5踹进大海,看到J2带队求救,去游轮船头查看小帆船,希望能上小帆船但没成功,看到J3把V2弄伤,升级为杀手级J,剧院枪杀了G2,骗D2和S2去房间刀杀,抛尸了V2。

J5事件:

被J3踹进大海。

J2事件:

自大厅逃走后,躲藏起来,先目睹J3踹J5入海,看到J1团队求救,后来遭J4追杀,把J4踹进大海。

最后看J1带的人V1,G1,S1,D1发生的事件(其中有些镜头并没有展现,而是通过前后补上的)

V1事件:

进入大厅,J1听到异动,V1随即单独查看,走到船舷,J2找到V1,J2要V1带大家去小帆船要救大家,V1不相信,推搡中失手给了V1致命伤。

G1事件:

进入大厅,然后同J1查看,看到房间镜子上的去剧院,随即往剧院,途中与J1吵嘴分开,独自去剧院,身后J3尾随,至剧院小阳台,被枪杀跌入剧院。

S1和D1事件:

进入大厅,J3通知两人去剧院,然后没有关于两人的死的镜头,根据循环方式,推测为被J3直接枪杀在剧院。

J3事件:

在船顶看到J1团体求救,赶往游轮操作室,试图阻止游轮行进,未果,跑至边缘窗口,看见J1的小帆船渐行渐远,逃生无望,遂心生杀人来船念头,但还未下决心。回去途中,遇见J2把V1误致命伤,心头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:NMB,这就是导演的BUG杀啊,反正V1死了,索性全弄死,J3光荣升级为杀手级J,先抛尸V1,然后去房间抛尸D2,并擦掉D2写的洁西是凶手,写上去剧院。拿枪带头套,尾随G1,剧院小阳台干掉G1,同样干掉D1和S1。继续追杀J1,不幸被J1踹进海里,后在海滩奇迹生还,打车回家,干死家里的J,带儿子逃离,路上撞死海鸟,抛尸发现很多海鸟尸体,接着遇车祸,跟着Driver,说,去港口。(同理可得,之前被踹进海的J6,J5,J4也奇迹生还,回家杀家里的J,接着车祸,然后又去港口)

J4事件:

被J2踹进大海。

J2事件:

参照J4经历,看到J1把J3踹进大海,看到下一个新团体求救。接着将升级为杀手级J。

J1事件:

参照J3经历,最后把J3踹进大海。接着升级为养成级J。

如此,反复循环。再重复一遍,V被导演BUG杀,是亮点。

关于时空的解释

1) 游轮对于每一个登船的团体(除女主以外)来说,都是新的。因为水果没有腐烂。

2) 游轮对于每一个女主,在独处时,都是时间和空间沉淀的结果,像水果腐烂,许多项链,许多纸头,包括在海边撞死的许多海鸟。

最简单的解释就是,神力嘛。本来故事的基调是从神话故事来的,死神都委屈自己做了出租车司机了,女主本来就已经死了,索性神话到底,用点神力让女主看到这些,别人看不到这些,游轮每次刷新一下,不就好了嘛。

当然,平行时空也是一种解释,设定是女主跟别人在一起时,只能在别人所处的时空,而独处时,可以穿透空间看到自己作用过的东西的累积。当然这一点呢,要把Sally死在船顶的镜头解释为是导演为了增加效果,让女主看到很多Sally死在那里,因为那个时候Sally还没死,按理是看不到的。只是用平行时空解释的话,要涉及到穿越时空的问题,会出现更多的BUG。

关于神罚

西西弗斯遭受的神罚,强制条件特别强,就好像西西弗斯没有记忆一样,每次把石头推上山,看着石头滚下,然后又接着推。这样的剧情,没法直接搬到银幕,会被观众骂死。

于是,执念,变成了推动剧情的方式,类似于生死停留。女主的执念是什么?是希望寻求帮助救儿子或是已经认可儿子的死但需要寻求慰藉,向G寻求。

女主活着时,去港口,是为了赴约出海;出车祸,女主挂念的是儿子,还去港口,是为了向G求救或求慰藉。当女主(死了)循环时,出了车祸还是会去港口,目的一样。当然,为了这个执念,她放弃了承诺,遭受了神罚,循环活在不断的杀人和不断的车祸之中。

只是,每上一次出租车,记忆被消除一次,她的执念从救儿子,变成了回到儿子身边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JIE LIU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www.887700.com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www.887700.c